幻影娱乐登录_点击进入

企业文化

首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郧阳分公司 疫情期间,我当楼栋长

发布时间:2020-5-11
作者:
来源:
阅读量:142

本网讯(通讯员梁勇、责任编辑叶珂)3月20日是郧阳城区解封后居民可以出行的日子,但还有些许限制,要戴口罩、出去买菜时间不能超过两个小时。但较之前的3天出去一次,且每家只能出去一个人的限制松了一些,说明疫情是明显地控制住了。这天起我这个楼栋长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说起当楼栋长,其实也不是居民推选的,更无人任命,是大伙儿在微信上你一言我一语交流而形成的。我所居住的新华小区,是分公司的一栋老式家属楼及一半办公楼改造后卖给个人充当住宅的那一部分,是一个封闭小区。疫情刚开始还没有管控时,人们自由出入。直到有一天,与我们这个院子相邻的小区不知什么时候装了个大喇叭,整天叫人们不要随便出门,说“国家启动一级响应,千万不要出门,这次疫情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不是你杀死病毒,就是病毒杀死你,打赢了天天过春节,打输了就是你过的最后一个春节……”等等,有调侃的味道,但说的也在理。我想,因为要过节家里什么都买得有,不让出去就不出去。可是随着武汉的疫情越来越严重,区里成立了冠状肺炎防控指挥部,区内也有感染者,这才发现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了。2月10日,分公司经理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我们所在的社区有个叫陈主任的,让我电话联系她,有事,并告诉了陈主任的电话。我回了电话,陈主任说,让我到社区去领传单,给小区居民发一下。我戴上口罩就去了。陈主任问小区有多少住户、多少人。我一听闷了!当时真不知道,因为这些年房子卖的卖,出租的出租,也没统计过。就对他说住了多少户不知道,但实有住房30户。陈主任就让我领取《致居民的一封信》《冠状病毒防疫知识宣传单》等资料回来发放,宣传防疫相关要求。这是区冠状肺炎防控指挥部所印的宣传如何防疫和居家不要外出的宣传单。

回来后,我就挨家挨户地发。发宣传单并不简单,要一家一家地发,每到一户敲门时人家有的开个小缝,有的明明屋里有人可就是不开门,也许是害怕被外面的人给传染了。其实发传单我心里也怕,看到武汉的医生们个个穿防护服、戴护目镜的,我只罩一个口罩怎么不怕呢?疫情刚发生时,个个都害怕,这是可以理解的,主人不开门只能隔门宣传,实在没有人开,就把宣传单塞到门缝里。初次接到任务就这样完成了。

以后每天都有事。今天要发测温表,明天要发温度计,后天发口罩。再后来是天天要报体温,每户要发放居民出入证,小区门口要24小时值班,严格登记,一户一人限制出入时间。

刚开始发测温表时,我要求居民自己测温,自己填写。可有的居民家没有温度计,没办法报体温,后来社区就发了5个温度计,让我上门去测。几十户人家,老式温度计要夹在腋下,还要5分钟以上,一个小区测下来要几天。后来社区又给每家每户发一个,让他们自己测,我每天上门去询问测温情况并进行登记,然后上报到社区。每天上报去送表麻烦又不安全,陈主任说建个群,让大家每天在群里报。这是个好办法,每天每家每人的体温都通过微信群上报。于是我在上门测体温时,把每户都添进微信好友建一个新华小区防疫群。每天通过微信群报体温,大家都很配合,每天上午十点前报一次体温,我也能按时给社区报了。陈主任每天在群里发通知,要资料,都是叫“各位楼栋长,辛苦大家了,今天要怎么怎么的……”叫着叫着我和其他几位居民也就成了楼栋长了,真正负起了楼栋长的责任。

再说对小区的管控,我从一无所知,到全面掌握住了有多少户、每户多少人,都姓啥名谁、年龄大小、身体状况,以及有无疫区回来人员等情况。这其中有一户,女主人在汉照看孙子年前从武汉回来,个人想着没事,就没有给社区上报。我了解情况后,立即改正并上报,并每天重点进行体温监测。管控进入常态化后就是守门,要24小时值班,刚开始没有进行严格登记,因为多数都是书店内部职工或家属。社区发现后及时纠正,公司就安排在郧人员轮流值守了。每天都按相关工作要求填写出入证,每天每户只限一人,3天出去一次,每次出去买菜不能超过1小时。这看似简单的事,做起来很是麻烦,因为总会有人不守规矩。一次一位退休的老同志没事要出去转转,我不让他出去,他立马生了气,说一辈子没受过这样的约束,出个门还要管。我就让他偶尔出去一次两次,转转后一个小时回来。后来和他搭搭话,说说疫情他也开始理解,配合我的工作不嫌麻烦了。还有一次,一位大妈刚买完菜儿媳又要出去买,说是婆婆买的不全,不是忘记买这就是忘记买那,我就耐心解释……总之,每天这些婆婆妈妈的事多了,都得一一做工作,让她们理解、支持,慢慢地大家都很配合我的工作了。

楼栋管控期间,其中有一项重要工作内容就是要特别照顾60岁以上的单身老人。我所在的小区有一个75岁的江姓老人,是租住在这里的,以前我从来没有注意过他,这次疫情防控我俩成了朋友。开始社区要求登记单身老人,第一次我和社区小王到他住处,问他年龄,看身份证。他一脸的不乐意,说身份证在老家乡下,好像我们在多管闲事。当我给他说明情况后,他勉强接受了。我想留下他的电话以后联系方便些,他不给,我心里有些不快,心想我在为你服务,你还这样,不识好歹。以后我每天都要向社区上报他的情况,每天去敲他一次门,测体温,问身体状况,有什么需要,是否要帮忙购买东西等等。他看我每天这样,就心痛了,说小梁你辛苦了,以后这些事你就电话上问问吧,他就主动把电话告诉我了。为了更好地照顾老人,我还询问了他家人的情况,为什么一个人住这里。他说儿子住在郧阳国际园小区,把他从乡下接到这住,是因为年龄大了,生病住院方便,这儿离人民医院只有5分钟的路程。我又要了江老儿子的电话,也让他多关心他,没事给父亲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他儿子是个警察,工作也很忙。从此以后,我就每天电话联系询问身体状况、体温情况,需要购买什么东西等等,有时帮忙买菜及生活用品,像关心自己的父母一样关心着他。

江老是和另外一人合租的。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同住的那个人天天晚上回来得较晚,影响他休息,他说了那人还不听,让我给那个人说说。我就和社区陈主任一起了解情况,原来那人的工作时间是在晚上,回来晚了,吃饭、刷洗有些响动。我们就告诉他,让他尽量早些回来,到家不要把响动搞大了,不要影响到老人休息,他欣然答应了。过了几天老人告诉我,说现在好多了。一天,我突然接到江老儿子的电话,说他父亲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了,让我去他住处看看。他住在5楼,我放下电话就一口气冲到其住处。敲门没有开,我使劲敲还是没有应,当时确实害怕了,就快速跑到楼下,问门卫看到江老爷子没有。门卫说早上看到他出去了,我的心算是放下了,就马上给他儿子回了电话,并对门卫说等江老回来后叫他立即给他儿子回电话。下午我到他住处,问他电话怎么打不通,他说电话欠费了,上午出去是去缴费了。这件事他很是感动,说“这段时间你好辛苦,我的事你操心了。”从此以后只要见面江老对我总是嘘寒问暖的,我们也就成了忘年朋友了,他的儿子有什么事也和我联系。

3月27日,我突然接到有关通知,说分公司有一个从国外回来的人员没有上报情况。我通过核查,证实确有一个员工春节前到越南去了,疫情发生后节前立即从越南到重庆转机回来。这次国外疫情爆发,国家对入境人员要进行全面排查,进行体温监测。我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到他家进行政策宣传,坚持每天测体温、上报情况。这一干又坚持了半个月。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3个月过去了,我当楼栋长的工作不仅得到社区的肯定,得到了新华小区住户的认可,我家里还被评上了五星级防疫家庭。通过参与这次疫情防控,我感到为人民服务其实也不太难,那就是不计报酬地为群众做点事,群众心中自然有杆秤。在社区防疫期间,我为大家做了点事,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