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娱乐登录_点击进入

企业文化

首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连锁分公司 那些年,那些人

发布时间:2020-5-8
作者:
来源:
阅读量:122

本网讯(通讯员李琼、责任编辑叶珂)上周五的下午,下了一天的雨难得地停了。

小刚站在楼下,看到我手上捧着那几本书出现在楼梯口,脸上攸地绽放出一朵花来,孩子似地明媚。有很久没看到这种发自内心的灿烂舒心的笑了。我傻乎乎地问他:干吗笑得这么开心啊?他说我等这些书等了多久啊,当然高兴了。

小刚一直想要一些国外当代优秀小说,我在北京书市上给他带回书目,由他自己选定后又向社里订购,中间环节繁多,拿到书时已过了大半月时间。中途他亦催过两次,因为很熟,我还“批评”他猴急,不理解我们:“到时候会给你书就行了撒。”

见他拿到书时的那份喜悦,那满溢在脸上的无法自抑的快乐,我的心里忽然升起一丝愧疚:下次要更早一点给他找到书。他该是多么渴盼着早日读到这些书啊!

上周三。有位老师预订的幼儿园英语教材中的一种已到货,但另两种吉林美术社的还未到。致电业务员,回答竟是尚未发出!当初是答应人家十天内能到货的,那份郁闷!对方的解释是他们业务片区正在调整交接,导致延误发货,抱歉云云。我说我不需要你的抱歉,你只看能否求得读者的谅解。他要去了读者的电话。过一会儿告诉我:读者答应再等几天,这次不会耽误了。

我向这位老师打去电话,感谢她的理解与宽容。

去年年底,正参加培训,那位徐姓老读者又来了,而头天他才刚刚来过。他说他是特意来告诉我:那书不麻烦我们了,他自己去买。他要的两本红学书是作者自费出版,出版社在发行手册上都没登记,这些情况已跟他讲过,我还告诉他如实在不行我帮他在网上订购。徐老师说:我回家想了想,这书太难找,我看到你很忙,不给你添麻烦了。

老师也是我在刚参加工作的那个小门市里就认识了的。那时他是毛纺厂的厂长,上海人,酷爱读书,是书店的常客。那时书店还是闭架售书,实行两头上班,中午关门休息。有时我下午来上班,发现徐老师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徐老师不爱说话,见到我们最多只是笑笑。有次我向他推荐了一本新书,他很高兴,此后便偶尔与我攀谈几句。其后随着我的工作调动,在其他门市也曾见过他的身影——哪里有书店,哪里就有这些忠实的老读者的身影,真的让人感动。没有这些老读者,我们的书店何谈生存?——见面也只淡淡地点点头。直到那次他要那两本书,门市同事把他带到我的办公室,才发现彼此都是老熟人。

老师那次少见地在我办公室坐了一会儿。他说:你很细心,观察到我喜欢哪类书。他还记着我给他推荐书的事呢!我说这是我们的基本职责,实在不算什么。我让他留下联系方式,找到书后好及时通知他。徐老师的回答让我笑了起来:“我从来不用手机的。我老婆很厉害的,她最反感我买书。她要是接到电话说是要我拿书,会发脾气的。她把我的书撕过好几次了。”我的好奇心起来了,我说那你每次买书都是怎么拿回家的呢?他说:“冬天好办,我可以把书藏在外套里带进家;夏天我就把书藏在楼梯拐角的消防水箱里,有时把书放在我家附近的一家小个体书店里,再趁老婆不在家时偷偷拿回家。”“那些书总有出现的时候吧,万一被发现了呢?”徐老师自己也笑了起来:“她发现时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顶多唠叨几句。我再巴结一下,也就通过了。”我们一起哈哈大笑。徐老师现在比以往健谈多了,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那次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了他,可他从没给我打过,只是一次次地爬上五楼我的办公室询问情况。可还是没能及时为他找到书,为此心里一直不安。

更早了。是个炎热的夏天,一位阿姨找到我办公室,要一本《实用现代汉语语法》。阿姨看上去跟我妈妈年纪差不多大,她说她也曾在书店工作过一段时间,老同事们如今走的走,退的退,现在书店没一个认识的熟人了,你们门市的人要我来找你。这本书是八十年代初出版的,她曾找人借来看过,但人家也要用,她只好还去了。我说那样的老书可真有点难找,要不我看看现在还有哪家出版社重新出版,再帮你订购回来?阿姨答应了,留下了电话。可这书真的好像没出版社再版,我想等我再找找看后给阿姨回话不迟。谁知一过便是两个多月,那次我在外出差,阿姨又找到办公室去了,回来后同事告知了这事。无论如何必须得给阿姨回个话了,可怎么也找不到电话号码了!至今阿姨也没来找我。她肯定是很失望了。

对这些读者的歉疚,该如何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