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娱乐登录_点击进入

企业文化

首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连锁分公司 那一位读者

发布时间:2019-12-24
作者:
来源:
阅读量:60

本网讯(通讯员李琼、责任编辑叶珂)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一年多前了。他蹲在文化宫前的花坛旁——那时文化宫还没改造——与一群拿着“提供家教”招牌的大学生们在一起。许是为了表示自己与那些学生们的不同——他其实是湖师的老师,他没像学生们那样站着,一张八开大小的招牌摆放在面前的地上,上用毛笔写着“家教”两字。字是写得很遒劲的,字边还勾了一点红线,确实也与学生们的不同。他默默地蹲在那儿,眼睛盯着地面,也不知有没有家长在他面前停留?

说起来应有二十来年了。我在读高中的寒暑假期间到书店打临工时,便时常见到他的身影。那时他应还在湖师求学。很高的个子,瘦削的身形挺挺拔拔,国字脸上戴着副眼镜,很周正的一个小伙子。一进书店便径直到社科类书架前,一站半天不挪窝。我正式进入书店工作后,先在一个小小的地区门市部上班,又时时见他光顾。还是那样,总是一个人来,来了就不挪窝,但很少见他买书。他自己可能也有所顾虑,看书到一定的时候便抬头看看我们,如果发现我们也在注意他,他会在继续看一小会儿之后便将书放回原处——他倒是从不将书乱放的,然后假装随意地浏览一下其他图书,再缓缓离开。有时也会来问问,某某书你们这儿有吗?声音不大,操普通话,听不出是哪里人。他问的都是专业性很强的哲学研究类书籍,我说我帮你预订好吗?他却说不必了,我到其他地方看看。然后昂起头,挺挺拔拔地离开。

若干年后我调到另外的门市,不期又遇见了他。同样是来了后便不挪窝地看书,但与以往有点不大一样:经常边看书边自言自语,有时还一个人吃吃笑。我悄悄问同事:“这人经常来这门市吗?”同事说“是的,好多年了,是个书呆子。”看来每个书店门市他都经常光顾。“他在哪工作?”同事说好像原来在湖师读书,后来留校了,这几年似乎读书读得有点走火入魔了,别惹他。

他好像感觉到我们在议论他了,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我们赶紧将眼光调开。于是他又在继续读了一会手中的书后,很小心地将书还原,然后绕着书架走一圈后缓缓离开——还是老样子。望着他的背影,我想,这是个敏感的,很在意尊严的人。

此后便依然隔三岔五地见到他来。依然看书时自言自语,看到高兴处便吃吃笑。我有时想给他只板凳坐坐——站这么长时间不动是很累人的,但也仅是想想而已。说实话他那个样子是让人感觉不太正常,有点担心自己的好心会遭来意想不到的举动。

又是一些年过去了,我的工作也有了变动。虽仍是经常去门市,但呆的时间与以往比却是少了很多,也就很少见到他了。偶尔见到,便是如一位多年的老朋友般,彼此都视若无睹了。

而有一次见到,我却不能对他视而不见了。因为那刻,他的身边带了一位女孩子!

那应是三年前了,时已近中午,我正准备从门市出去,迎面见到他一边大踏步地进到书店大门里,一边向后招呼着,原来后面跟了位斯文秀气的长发女孩。彼时我已是一位九岁孩子的妈了,他的年龄应该比我大。许多年里见他总是一个人孤单单来去,这次身边终于多了个人,且是女性,真是替他高兴:有个伴,他的那些自言自语的毛病或会好些的。

我注意到那女孩见他招呼,步子便也迈急了点。心里有点埋怨他傻:怎么不慢点走,等等人家女孩子?又想他许是一向见到书步子便不由得迈大了,渐成习惯了的。真希望这女孩能理解他。女孩看上去很不错,也跟他一起默默地看书。愿他从此幸福,我走出门市时在心里祝福着。

下午,我又去门市办事,惊见他依然在书架前看书,更惊的是身边不见了女孩!我故意走到他身边,轻轻咳了一声,没反应。我又轻咳几声,并整理了一下他面前的书架,他这才茫然抬头。突然开始扭头到处寻找,这是想起来找另外一个人了。这次他没那么绅士地将书还原,而是往架上一扔便急急走开。唉,我将书放回架上。真的是个书呆子,这么长时间,女孩恐怕早已走了。果然,不一会儿,便见他一个人怏怏地往店门外走去。

再往后又见过他几次,仍只是孤零零地一个人,直到那次在文化宫前。

在书店工作久了,心下里总愿把读者当作朋友,只因为我们曾共处过的那一段段读书时光。不知这位朋友如今怎样了?我很为我曾埋怨过他的只看书不买书而感到抱歉,也为曾将他当作精神不太正常的人对待而感到不安。这只是一位读书读到痴迷的人。他的只看不买,他的不善交流或许有他难以言说的原因。真的希望他能找到如他一样爱书的朋友——这样的朋友其实很多,从而让生活阳光起来,快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