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娱乐登录_点击进入

企业文化

首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襄阳分公司 召唤

发布时间:2019-12-16
作者:
来源:
阅读量:251

黄昏下的乡村大地

本网讯(通讯员佚名、责任编辑叶珂)这几日天气很好,中午时分,太阳总是悄悄地升至头顶,暖暖地照着我所居住的小区。小区院子不大,重新规划的设施和新铺的石板路让小区看起来一下子宽敞明亮了许多。一岁多的儿子每日就在这院子里和姥姥玩耍。中午下班回家,咯咯的笑声让我未踏入小区门,就知道那是儿子在等我。妈妈说,别看他小,他什么都懂,知道什么时间妈妈该回家了。每每这时,我都感觉生命的美好,然后用一个热烈的拥抱去迎接他的等待。

生命的轮回是一件很奇妙的事,虽说之前见惯了自然界的花开花落,也亲眼目睹过生命的到来和消亡,但轮到自己,一个新生命的降生除了改变自己生活的方式,也在潜移默化改变自己对生命的看法。活着,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是至少和若干个亲人紧密相连的事,是捆绑着责任,付出、收获,不断耕耘的一种状态,就像小说《活着》主人公福贵与老牛一样,风烛残年里挺着黝黑的脊背,耕耘着无言的田地。

我一直有个疑惑,为什么在面对家道中落、亲人接连离去,特别是至亲惨死之后,福贵却依然选择活着,而不是像春生那样一死了之。也怀疑福贵身边的人都接连死去,这是否太戏剧化而缺少真实。对于第二个疑问,与一位长者交流,告知“这就是生活”。小说背景下的时代,动乱、饥饿、贫穷,让死亡成了件普通且容易发生的事。而对于第一个疑问,让我想起史铁生在《我与地坛》里的一句话:“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在这个节日来临之前,活着就是最该干的事,活着就是在回应生命的召唤,或者说是死亡的召唤。

从我作为一名读者来看,福贵的一生除了苦难,怕是找不到第二个主题词。但小说中福贵的自述,却不时穿插着对生活的感激,他觉得自己娶了全天下最好的女人、生了全天下最好的儿女、拥有全天下最好的女婿和外孙。他甚至时不时冒出些玩笑话,也不忘与和自己同名的老牛“斗智斗勇”,让自己沉痛的往事听起来似乎变成了别人的故事。著作者余华在小说自序中写道:生活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感受,不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可能在福贵看来,他失去了很多宝贵的东西,但生活本就如此,即便没有财富、亲人、朋友,赤条条无牵挂,福贵依然选择活着,赶着老牛,唱着歌。他是在主动地生活,而不是悲惨地活着。

最终,福贵和老牛都会响应生命的召唤,回归尘土,每个人都如此。但在这响应召唤的过程中,唱着歌是一种状态,流着泪又是一种。

咯咯咯的笑声又起了,我儿子又在召唤我了。